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把握核桃出口新机遇 以外促内带动产业提质增效

2020-04-13    浏览数:444

新华财经 今年1-2月份,中国核桃出口延续了2019年下半年以来的高速增长,给持续低迷的核桃产业提供了新的思路,核桃外贸或成为各省核桃产业发展的新契机。但同时我们发现我国核桃出口呈现“一低两集中”特征,即核桃出口量基数较低、出口目的地较为集中、外贸核桃的产地来源较为集中。建议各省应抢占外贸出口新机遇,牵引核桃产业标准化转型升级,着眼国内外“两大市场”把好品质关提升竞争力,以外促内带动核桃产业提质增效。

 

一、中国核桃出口迎来新变化

(一)海外市场对中国核桃的需求持续增长

今年以来,国内市场核桃消费持续低迷,尤其受疫情影响,下游核桃需求下降,批发价格不断走低,2020年1-2月份,新华·全国核桃仁价格指数下跌了39.87,2月27日报857.66点,较1月8日(897.53点)跌幅近5%。而同期(1-2月)海关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核桃(核桃坚果及核桃仁)出口共计13359吨,同比增长48.7%。

2018-2020每年1-2月核桃出口量对比

数据来源:海关总署,新华指数整理

事实上,中国核桃出口量并非在今年才有大幅增加,从2019年8月开始,我国核桃出口量较往年同期相比就有明显增长,特别是11月份出口量达到20641吨,同比增长234.32%。从产区批发商获悉,2019年9-12月份核桃出口增加迅猛,部分产区甚至出现抢收核桃的情况,新华·全国核桃价格指数也从2019年8月21日的871.29点,一度上扬至930.81点(2019年12月9日),核桃市场出现了难得的上涨小高潮。在2019年大量出口的基础上,今年1-2月份的核桃出口量仍同比大幅增长,可以判断海外市场对中国核桃的需求在持续增长。

2017-2020年中国核桃月度出口量变化

数据来源:海关总署,新华指数整理

(二)中国核桃出口增长得益于品质和价格优势

中国核桃出口量大幅增长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品质提升。以新疆为代表的核桃主产地区在种植管理中不断提升标准化、规模化、品种化水平,核桃质量逐渐提高,外观一致、质量稳定、品质优良的中国核桃开始获得海外市场关注和认可。

另一方面原因是价格优势。《中国林业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2008-2017年十年间,全国核桃产量翻了5倍,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7.5%。在十多年的快速发展下,全国核桃种植面积和产量不断增加,核桃价格则持续下滑。2015-2019年期间,全国核桃坚果批发均价从30-40元/公斤跌至15-30元/公斤,年均降幅6%-13%,5年间优质核桃坚果批发均价降幅为25%,一般质量的核桃坚果批发均价降幅达50%。国内行情低迷,价格持续走低,使得中国核桃在价格上赢得国际市场的竞争优势,出口量也随之大幅增加。

图2015-2019年四个主产省区的核桃批发价格走势

数据来源:全国农产品商务信息公共服务平台,新华指数整理

(三)中欧班列贯通有望推动更多中国核桃进入欧洲市场

与此同时,我们也观察到我国核桃出口的运输方式正在发生积极改变。在中欧班列贯通之前,多以汽运和海运为主,其中,汽运大多局限在中亚国家和地区;海运方面,多数从天津港发出,到达土耳其的梅尔辛港后再分发到欧洲市场,大约需要40天,由于时间较长且海上天气炎热,核桃的品质受到很大影响,因此对海外市场的开拓较为不利。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深化,中欧班列逐步常态化运营,从2019年年底起,新疆果业集团委托新疆中欧联合物流有限公司的6500吨核桃和500吨核桃仁已经陆续分批运至欧洲。路线是从和田出发,经喀什、乌鲁木齐,到哈萨克斯坦(阿克套)进行轮渡,进入阿塞拜疆,最后达到土耳其梅尔辛港口,进而分发进入欧洲市场。新疆核桃通过中欧班列到达西亚和欧洲的时间大概为18-20天,比海运节省了一半时长,核桃品质也得到较好的保证。未来中欧班列的常态化运行有望推动更多中国核桃进入欧洲市场。

 

二、中国核桃出口呈现“一低两集中”特征

2019年9月以来的核桃出口激增以及2020年1、2月份在疫情影响下的逆势增长,给持续低迷的核桃产业提供了新的思路,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未来我国核桃出口贸易将持续走强?我们判断,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无论是核桃生产还是外贸出口,仍面临较多问题,目前来看,我国核桃出口呈现“一低两集中”特征,即核桃出口量基数较低、出口目的地较为集中、外贸核桃的产地来源较为集中。

(一)我国核桃出口量基数较低

2008-2016年中国核桃出口波动较小,核桃仁年出口量基本维持在1万吨以下,核桃坚果年出口量低于600吨。2017年中国核桃出口量猛增至1.8万吨,是2016年出口量的4.7倍,其中,核桃仁突破1万吨,核桃坚果增至7000吨以上;2018年核桃出口量增至3.2万吨,增幅77.8%,核桃仁和核桃坚果出口量较上年分别增长20.8%和162.3%,核桃坚果出口量首次超过核桃仁;2019年核桃出口量再创新高,达到9.5万吨,是2018年的近3倍,其中,核桃仁和核桃坚果出口量分别增长59.8%和288.7%,核桃坚果已成为核桃出口的主要产品形态。与此同时,2012-2019年间,核桃进口量呈下降趋势,近三年维持在0.6-0.8万吨。尽管近三年核桃出口高速增长,但长期以来出口量基数较低,出口贸易仍有一定增长空间。

2008-2019年中国核桃进出口量


注:出口量以正值表示,进口量以负值表示。

数据来源:UNdata,海关总署,新华指数整理

(二)我国核桃出口目的地较为集中

2019年中国核桃出口目的地共有64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对前十位贸易伙伴的出口量合计为85683吨,占出口总量的94.2%;其中,吉尔吉斯斯坦、土耳其、巴基斯坦、阿联酋占据前四位,对中国核桃的进口量明显高于其他贸易伙伴,四者合计占中国核桃出口总量的85.9%;吉尔吉斯斯坦是中国核桃出口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占中国核桃出口总量的55.8%。中国核桃出口贸易集中度偏高,对更多核桃主要消费国和地区的贸易份额有待提高。

2019年中国核桃出口量前十位的贸易伙伴

数据来源:海关总署,新华指数整理

2019年对吉尔吉斯斯坦出口核桃的6个省份中,新疆出口量为39071吨,占比77.0%,占绝对优势。吉尔吉斯斯坦紧邻我国新疆南部核桃主产地区,借助于边境口岸和陆运物流优势,新疆核桃得以便捷地出口到吉尔吉斯斯坦。

2019年中国各省对吉尔吉斯斯坦的核桃出口量

数据来源:海关总署,新华指数整理

(三)外贸核桃的产地来源较为集中

从各省核桃出口的情况来看,排名前10位的省(区、市)出口量合计占全国出口总量的96.9%,其中,新疆核桃出口量遥遥领先,2019年出口量55512吨,占全国出口总量的58.7%;山东、云南、山西出口量居前,介于6000-10000吨之间,但与新疆相比仍有很大差距。四川、陕西、河南、甘肃等核桃主产省份出口量偏低,均处于600吨以下。

2019年中国核桃出口量前十位的省(区、市)

数据来源:海关总署,新华指数整理

新疆核桃出口贸易的领先优势背后实际上是新疆核桃产业多年来不断优化升级的结果。目前,新疆核桃产业的标准化、规模化水平较高,在国内各主产省区中具有引领地位。标准化方面集中体现在品种的聚焦,新疆核桃的品种化率在2015年已达到80%以上,且以“温185”和“新新2号”两个优良品种为主,这使得新疆核桃的商品果率高、产品质量稳定。规模化方面主要体现在种植、初加工、市场交易等各个环节,以种植为例,2018年新疆核桃单产(按挂果面积计算)可达到214公斤/亩,远高于其他主产省份。新疆核桃生产的标准化水平和规模效益优势较为突出,这也是新疆核桃能够获得海外市场认可的深层原因。

 

三、建议着眼“两大市场”,以外促内带动产业提质增效

2017年以来,在国内市场核桃供大于求、销路不畅的现实情况下,中国核桃出口量持续高速增长,给持续低迷的核桃产业提供了新的思路,出口贸易或有可能成为各省核桃产业发展的新契机,但同时我们也应看到核桃出口量基数较低、出口目的地较为集中、外贸核桃的产地来源较为集中的“一低两集中”特征显著。为有效应对上述问题,提出以下三方面建议:

(一)借鉴新疆经验,提升质量和生产效益

各核桃主产省份立足本省实际,充分借鉴新疆经验,聚焦核心品种,不断提高品种化、标准化、规模化生产水平,从而实现核桃质量和生产效益的稳步提升,提高核桃产业在国内外市场中的竞争力。

(二)抢占核桃外贸先机,引导核桃产业标准化转型升级

长期以来我国核桃出口基数较低,当前出口量仍处于较低水平,2019年仅有9.5万吨,未来有一定的增长空间。但同时也要看到,美国作为核桃最大出口国,其出口量也不过20万吨左右,因此,国际核桃市场空间非常有限。如此一来,对于各主产省份而言,抢占核桃出口机遇就显得尤为紧迫,扩大核桃出口贸易的意义不只是提升核桃产地的短期经济效益,更重要的是把握先机,尽早通过出口这个“牛鼻子”牵引核桃产业标准化转型升级。

(三)着眼国内、国际两大市场,充分挖掘海外市场需求

国家有关部门应着眼国内、国际两大市场,充分挖掘海外市场需求,加大对我国核桃的海外推广力度,积极引导我国核桃企业进一步开拓国际市场,减轻对单一贸易伙伴的过度依赖,扩大对其他核桃主要消费国和地区的贸易份额。


上一页: 核桃食疗--防老年痴呆

下一页: 杭州坚果类产品走俏市场 松子比上月涨近30元/公斤

×
中国老肥熟妇BBW